小說者-> 都市言情-> 《夫君太多喂不飽》-> 第002 章 初到異世
第002 章 初到異世 作者:蝴蝶吻花香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11-04-13
  •     雷神急急忙忙的來到百花仙子的百花宮,讓門口的小仙女去通報,說雷神求見,有要事相求。
        不一會,小仙女便出來請他,說仙子在花廳恭候。
        雷神跟在小仙女的身后,走過了百花園,園中百花齊放,各色的蝴蝶翩翩起舞,微風拂來,吹來陣陣的花香,聞起來沁入心脾是舒心。但是他現在沒有心情觀賞。
        一個清麗的女聲帶笑的說道:“我這百花園,竟入不了大名鼎鼎的雷神眼目,失敗呀。”呵呵。
        雷神朝說話的聲音忘去,看見百花仙子笑吟吟的看著他。老臉馬上起了可疑的點點紅潤,唉,誰叫人家是超級美女呢
        抱了抱拳,雷神禮貌的贊道:“仙子近來可好,許久不見,愈發的楚楚動人了。”
        百花仙子抿嘴輕笑:“嘴巴今天罐了蜜啦。雷神大駕光臨,找本仙子有何要事,不會是來聊天喝茶的吧?”說完便做了一個請的動作。
        雷神與百花仙子走進了花廳里面,分別做在椅子得兩邊,小仙女上茶以后便自覺地退出門外守候。
        雷神喝了口茶,嘆了口氣說道;“今日本神惹了個大麻煩,需要仙子解圍。她日仙子若有需要老雷的地方,一定頂力相助。”
        “何事。”百花仙子問道,心里也起了疑惑,這雷神平時比較耿直,人也老實,就是有點愛面子,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讓他尋來,讓自己幫忙呢,他們每個神的職責是不一樣的,基本沒有什么瓜葛。
        “唉。”雷神苦惱的說道:“說起來也不怕仙子笑話,今日我誤劈死了一人,我本想叫閻王幫忙,誰知道他說那人不歸他,讓我來找仙子你想辦法呢,這事讓玉帝知道不太好。”說完低著頭,像做錯了事的孩子一樣。
        “是誰。”百花仙子疑惑問道
        “閻王說是仙子坐下了月季花仙。只是她在凡間的陽壽未盡,不能輪回,在下只好來找仙子了”
        百花仙子拿著茶杯的手輕顫了一下,心里面激動了,那是她一手培植養大的月季呀,似自己的孩子般疼愛,可惜那孩子不喜天上的清寂,昨日與花草為伴,羨慕凡間的多姿生活,偷跑到月老那里,打亂了自己的煙緣線,罰她在人間三生三世的輪回,沒有剃掉仙籍。已經是最輕的處罰了。因為王母很喜歡每個月都可以開的月季花。三生三世只是想教訓一下罷了。
        “不錯,月季在凡間這是最后一世了,陽壽盡時,就是她回歸百花園之日,我等她已經快600年了(天上1日地上1年,月季每2百年輪回1次)。”
        “仙子有辦法讓她繼續在凡間過完陽壽嗎?”雷神慎重的問道
        “她還有多少陽壽?”
        “閻王說還有60年。”
        “那就讓她到南月去吧,那里的月季花,也有近600年沒有開了。”百花仙子喃喃的說道。
        雷神聽到,一喜,“那就是說月季不會提前回來這里了。“
        “嗯。雖然你失誤,但是也不算特別嚴重,月季她只是換了個空間過完她的陽壽而已。”
        ”如此便多謝仙子了。她日仙子有事知會在下一聲,老雷我定會相助,眨一下眉頭就不是男人。”
        “呵呵。沒有那么嚴重。”
        “那我告辭了,打攪了現在的清修。多謝仙子。”他還要去找太上老君那個庸醫算賬呢。
        “雷神請,百花就不送了。”
    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    水月兒飄呀飄,綠色的小點越來越多,越來越亮,突然耳邊傳來清麗的女聲:“本是天上仙,奈何落凡塵,月季,去吧,南月的花該開了。”
        誰,是誰,這什么怎么好像有點耳熟。來不及多想,一陣花香迎面吹來,水月兒失去知覺了。
        當水月兒醒來的時候,發現自己在意個很溫暖很狹小的空間里。周圍的壁障都很光滑,很有彈性。這是什么地方?!看不清楚,我撞,我在頂。我又頂。耳邊傳來雜亂的聲響,有腳步聲,哭喊聲。
        “王妃,快用力,羊水已經破了。”一個年老的聲音在喊。
        “啊。好痛。”一個歇斯底里的女人哭喊叫著。
        這里是那里,這里好悶呀,空氣,氧氣,我需要。快要喘不過氣來了,咦好像有點陰涼,在那里。我沖,好擁擠。
        “太好了,頭出來。看見頭發了,快生出來。王妃用力呀、”年邁的聲音在度響起。
        “空氣,我要空氣。我胸好悶呀!”我用力的頂。“哇,。出來了,咦!!怎么回事,我哇的聲音怎么是小寶寶的哭聲呢??!!這是從我的嘴巴里面出來的嗎??我好像被人捧在手上了??什么情況??
        “哇,生了生了,是個小郡主。”
        “王爺生了,生了。是個小郡主”
        “冰香凈瞎說,王爺怎么生孩子呢?”轟堂大笑,好像好多人呀!
        人頭攢動,亂作意團,“快拿熱水,要剪臍帶了。”年老的聲音孔道。
        下一秒鐘,門碰的一聲撞開了,一個穿著白衣錦袍的高大男人沖了進來。撲到了床上,語晴,你沒事吧?”說完便緊緊地握住床上女人的手。眼睛里帶著滿滿的心疼與深情。
        床上的女人發絲凌亂,蒼白的小臉帶著憔悴,額上還有著密密的汗珠,喃喃的說著:“流云,我們的。孩子,我終于生了。屬于我們的孩子,我好高興。我們有孩子了。”說完,大滴大滴的淚珠順著眼角流了下來,看得出來那是幸福的眼淚。瞬間便暈過去了。
        “來人,。快。御醫。王妃暈過去了。”男人驚恐的大喊。
        馬上就有有人提著藥箱進來了。跪立在床邊,細細的診脈。
        “怎么樣了,有何不妥?”男人布滿血絲的眼睛炯炯的看著御醫,嘴里焦急的問道。”
        “回王爺,王妃乃產后體虛,虛血過多,暈過去的。老臣開些滋補的湯劑,按時服用,假以時日便會康復。”
    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那請張御醫速度抓藥,熬成湯劑給王妃服用,本王重重有賞。”
        “謝王爺,下官退下了。”
        水月兒掙開著小眼睛,古香古色的房間,坦然的看著這一幕,想不到,她竟然穿越了,穿越后的重生,竟然是個嬰兒,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才好,一切又回道了起點呢。那白袍霸氣的男人應該是自己這一世的爹了,躺在床上的女子就是自己的娘了。
        “咦,”耳邊穿來年老的聲音,看樣子應該是穩婆。
        “怎么了,孩子怎么了?有什么不對嗎?”我的老爹問道。
        “王爺您看,小郡主的額中間有朵粉銀色的花真漂亮。”穩婆低聲的贊美,嘴里帶著驚奇。這小郡主是她接生以來最漂亮的一個,全身都是粉嘟嘟的,頭發又黑又密《不像有些孩子,剛出生的時候連毛都沒長》。大大的眼睛又黑又亮。睫毛長長地眨呀眨,小小的鼻子,小巧的嘴巴,長大后鐵定是個大美人。
        穩婆用米色襁褓把孩子包好,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到王爺的懷里。滿臉的慈愛,水月兒的老爹激動呀,手都微微有點顫抖,這是她跟語晴的孩子呢,6年了,為了生下一個屬于他們的孩子,他深愛的女人吃了多少苦了,流了多少眼淚,現在美夢成真了呢。他現在是個當爹的人了呢,這感覺好甜蜜,他愛死這份心情了。剎那間,男人的眼睛濕潤了。
        “收拾一下,你們下去吧。讓小郡主跟王妃好生歇著。”說完便頭也不回的走向床邊坐了下來。
        “是。”整齊有序的聲音響起,男女都有。本書由首發,請勿轉載!
        ,
        www.ylehfk.live無彈窗
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
3地200期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