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50章 等 作者:蝴蝶吻花香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11-04-13
  •     隨著一聲“追”的喊聲,人嗖的一聲,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,速度太快了!
        太詭異了,今晚所發生的一切!
        那個道長從哪里來,姓啥名誰也不知道?
        剛才的黑衣男子異是如此?
        南宮浩天冷靜下來,把竹語晴摟在懷里,輕輕地對她說:“晴兒,你不要擔心月兒,她不會有事的,小柒不是跟過去照顧她了嗎?在者,我們的女兒不是一般的人,你想想看?”
        “流云,我怕呀!不知道她什么時候才會好!”竹語晴依然沉浸在悲痛中,沒有恢復過來。
        “別怕,會沒有事的。”
        “子墨,流星回來了沒有?”
        “還沒有。”
        “你安排人手打掃王府,集合所有的侍衛,把那個傷了月兒的妖孽,掘地三尺也要找出來,不惜一切代價,活要見人,死要見尸。”那人傷得重,應該逃不遠,也沒那么快恢復過來。女兒都快沒了,他還有什么好顧慮的呢!
        “是。”小郡主從出生到現在,自己可是看著她長大的,早已視如己出。今晚所發生的一切,他也很傷心。那些傷害她的人,不趁現在除掉,以后還會卷土重來的。
        “浩天,有什么要我幫忙的嗎?”紫龍拓絕開口了,這次的變故太出人意料了,這兩口子怕是心碎了吧。
        “我沒事。你跟不悔去休息吧。”
        “王爺,王妃,我以后會經常過來看你們的,你們別太傷心了,她一定會回來的。”紫龍不悔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們。南筎對他舍命相救,現在還在昏迷不醒之中,他心里有愧。
        有一點他比較清楚的是,回紫龍以后,他要變強,強大到任何人都沒有辦法傷害她為止。
        “皇叔,我也會經常過來的。”南宮啟軒仰起胖乎乎的臉兒,上面還有未干的淚痕。
        “隨你。”這孩子,好像懂事了。
        。。。。。
        黑衣的男人帶著銀狼,來到西城樹林。站在樹梢上,肩膀“拍”的一聲,只見一對黑色的翅膀打開,就像大鵬展翅。銀狼順著味道,帶著他一路追到了烏山嶺的山頂。
        “妖氣的腥味。”原來傷了她的是個妖呀,怪不得會被帶走。
        收起翅膀,銀狼帶前面帶路。在山洞內來回穿梭,隱隱約約的聽到里面穿來伸銀聲。順住聲音過去一看:只見一個頭發稀少臉頰凹下的男人,發梢上面還有零星的月季花花瓣碎,脖子以下黝黑的皮膚皺得層層疊疊,下半身露出一條長長地尾巴,一只手臂彎曲,白森森的臂骨露了出來,不停的流著黑血。
        “月季在哪里?”冰冷的語調好像死神的召喚。
        邪綠驚恐的睜大眼睛,這里怎么會有人跟來?!而且沒有任何擦覺。
        ”你。你。是誰?怎么會在這里?”天哪,這男人一身的煞氣,氣場相當彪悍,單是他居高臨下的俯視自己,那壓力就喘不過氣來。他絕對不是他的對手。好不容易從菩提真人的手下僥幸逃了出來,這屁股還沒有做熱地板,又來了個比菩提還可怕的男人。
        “那得問你了,人呢?”
        “什么人?”這不就他一個人嗎?他的那些手下呢,怎么一個都不見了?
        “月季。快把她交出來。”給銀狼使了個眼色,銀狼會意的走到邪綠的旁邊,用鋒利的狼牙咬住了他的尾巴。
        “啊。這位大人手下留情呀!那花精不在我這里。”邪綠吃痛哀嚎,連忙替自己辯解。
        “不在你這里?你想死嗎?”為什么他身上有月季的血。銀狼咬得更用力了,撕下了一大塊黑皮。
        “啊。大人饒命呀!她真的不在我這里,是菩提真人把她帶走的。”邪綠痛得齜牙列齒,狹長的小眼亂轉,拼命地想著逃生之計。
        “銀狼,去搜。”銀狼聽話的甩著尾巴,離開邪綠,到山洞里面一間一間的尋找。
        沒過多久就回來了,沮喪的搖著頭。
        “大人,我沒有說謊,你放過我吧。”邪綠燃起了生的希望。
        “放過你,不是你傷了她,才有機會讓人把她帶走的嗎?”
        “你,到底是誰。老子跟你拼了。”感覺到對方不會那么輕易地放過自己,邪綠惱羞成怒,想放手一搏。
        “就憑你,配不上本尊出手。”男人鄙視的看著他。
        邪綠使勁的凝聚妖力,無奈傷勢過重,還沒有凝結完,就聽見那可怕的男人說。
        “銀狼,把他撕碎了。”
        “敖。”的一聲狼叫,白色的獠牙狠狠地咬住邪綠的尾巴。沒費什么力氣就咬斷了。
        “啊,,你到底是誰。”銀狼的嘴又咬斷了他的一只手。
        “告訴你也無妨,本尊的名號是九--子--天--魔。”
        魔王的第九個孩子,人稱魔尊!是魔界的頭號棘手人物,唯獨對月季情有獨鐘!
        他怎么那么倒霉,惹上那么大一尊瘟神。早知道這個下場,打死他都不去惹那小花,在這里逍遙多好。
        邪綠兩眼一黑,暈死過去了。很快,銀狼把他撕成了一片一片,一地的黑血,讓人惡心。
        月季呀月季,你到底在哪里!
        菩提真人又在哪里!
        這一個時空的氣場不合適久留,要找一個人附體才能長久呆下去。
        湛藍的眼睛里有著無限的哀傷,里面有著濃濃的思念。
        月季,月季!
        不管你在哪里!
        我一定會找到你!
        我一定要找到你!
        。。。。。
        南宮啟軒回到皇宮以后,南宮浩龍非常生氣,罰他在御書房的門口跪上三天。他以為這個最小的兒子會哭喊著求情,誰知道他半句話都沒有說。只是在他準備走的時候,說了那么一句:“父皇,三天以后我就到國子殿去讀書。”
        沒有了平日的矯情跟懶散,挺直的背良,定定的跪在哪里,沒有半句怨言,眼神是那么的清冷與堅定。
        南宮浩龍心里一驚,國子殿是三品以上的官員孩子們讀書的地方,南宮啟軒三歲的時候去過一次,還是他親自送過去的。在進門口的時候,南宮啟軒天真的問他,“父皇,來這里要讀多久的書呀!”
        “至少要那么十年八年吧。”
        南宮啟軒“哇”的一聲哭了,不管怎么勸服也不肯進去。
        南宮浩龍生氣了,把他抱了進去。在他轉身走的時候,南宮啟軒眼淚汪汪的拉著他的衣袖不放“父皇,十年八年以后,你會不會記得來接我呀!”
        原來他是這樣想的,南宮浩龍啞然失笑。
        現在看來,那個無憂的孩子是變了,都變了!
        水月妹妹,三皇兄一定會幫你報仇的,讓那些人都洗干凈脖子等著。
        昨夜,她溫聲笑語還在耳邊回響“等你長大了會跟我父王一樣厲害的,他也是跟你一樣排第三呢!”今日,卻不知身在何方。
        水月妹妹,我不會跟皇叔一樣厲害的。
        我要比他厲害,要比他強!
        從現在開起,三皇兄愿意為你撐起一片天,拿起那把陌生的劍,為你:
        殺---遍---天---下---!本書由首發,請勿轉載!
        ,
        www.ylehfk.live無彈窗
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
3地200期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