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者-> 其他類型-> 《亂世殤之伶蘭傳》-> 第八章 惹禍上身(六)嚴刑逼供
第八章 惹禍上身(六)嚴刑逼供 作者:菲菲子兮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17-01-31
  •     不待鈴蘭說完,那審問的宮女重重拍案而起。“你說謊!”

        “我沒有!那日午膳前四殿下的確是還在的!是后來去送午膳的時候才發覺四殿下不見了的!”鈴蘭連忙解釋道。

        “骸臭丫頭,還嘴硬!”默女微微瞇起眼睛,原本是想詐一詐鈴蘭,但沒想鈴蘭卻矢口否認。

        其實,王后即是派人來審問,那事前便調查過內情的。只是派去的人也并未查出什么實處,無發證明什么確切的消息。但根據查到的一些蛛絲馬跡,王后猜測四殿下應從稱身體不適閉門不出那日便已不在宮中了。

        只可惜鈴蘭將事情想得太過簡單,以為只要緘口否認便可繼續瞞天過海,但她卻不還不知道,那日去麟云宮求援的事情已經引起了王后的猜忌,而這次審問的目的也正是為此。

        審問的宮女見鈴蘭嘴硬,用詐不行,便又稍稍緩和了一下語氣接著問道:“那好,我再問你。五日前的午后,你可是去過麟云宮?”

        聞言,鈴蘭微微一怔,心想,王后為何會如此清楚她何時去過何處呢?鈴蘭盡量努力讓自己表現的冷靜一些,答道:“奴婢、的確是曾經去過麟云宮,不過那是因為!”

        “不過?”沒待鈴蘭說完,審問的宮女便截住了鈴蘭的話,似乎對鈴蘭造訪麟云宮一事早已有了解一般。輕‘哼’一聲,接著又道:“其實,四殿下那時便已經不在宮中了吧?而你,則是怕王后再派人造訪靈曦宮令四殿下離宮之事敗露,而特意去向三殿下求援的,我說的沒錯吧?”

        鈴蘭剛開口還不待出聲解釋,那審問的宮女又疾言厲色道:“你老實說!四殿下離宮的事是否與三殿下有關?可是三殿下在背后慫恿的四殿下?”

        鈴蘭心中一驚,她萬沒想到,自己去麟云宮尋求幫助的舉動竟還為三殿下惹來了麻煩。鈴蘭使勁搖了,連忙辯駁道:“這件事同三殿下沒有半點關系!三殿下外出辦差人都不在宮中,為何又將三殿下與此事牽扯了起來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是嗎?你如此肯定與三殿下無關?”默女見鈴蘭極力為三殿下開脫,反倒覺得更有問題,想必她是知道些什么內情的。于是便口風一轉,好言勸道:“這樣吧,如果你說出四殿下的下落,我這就去回稟王后娘娘,讓你將功抵過,立即放你出去,如何?”

        “奴婢的確不清楚四殿下如今身在何處。”鈴蘭沒有多想,忙否認道。鈴蘭想不明白王后為何要疑心三殿下,這明擺著就是四殿下貪玩自己跑出宮去的。可是若是因為她之前去麟云宮求助的行為害的三殿下受到了牽累,那她現在更加什么都不能說了。

        這一通下來,審問的宮女一點兒有用的東西也沒從鈴蘭嘴里撬出來,明顯已經是沒了耐性,忽地拍案而起,高聲呵道:“給你大路你不賺我想也就沒有再跟你廢話下去的必要了!來人!用刑!”

        鈴蘭聞言,心中‘咯噔’一聲,隨后便見一名侍衛拎了一副拶指用的楊木夾棍站到了身旁,緊接著,這名侍衛與身旁另一側的侍衛合力生生地掰開了鈴蘭緊攥的雙拳,強行塞進了刑具之間,而后熟練的收緊了貫穿楊木棍的鐵索。

        雖然只是上了刑粳還未真正開始用刑,但鈴蘭已經明顯感覺到了來自刑具冰冷地壓迫感覺。

        審問的宮女似乎是要最后再給鈴蘭一次機會,因為她的目的是來審問,不是來用刑,若是沒有審出有用的消息,回去見了王后也是不好交差。

        “你身為近身侍女!跟在四殿下身爆靈曦宮的一切你都應當了若指掌!四殿下有此等異舉,你又怎會全然不知?”鈴蘭驚于眼前的架勢還不及反應,默女話鋒一轉,又問道:“又或許正如我所言,是三殿下在背后搗的鬼?若非如此四殿下又如何能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王宮?”

        聞言,鈴蘭不禁眉頭緊蹙,有所遲疑。她總覺得默女說了一圈,又想要將話題引回三殿下身上。鈴蘭再次重申道:“奴婢似乎已經說的很清楚了,此事與三殿下全無半點干系!”

        審問的宮女見鈴蘭口氣仍是強硬,便向用刑的侍衛遞了個眼色。兩旁的侍衛會了意,手下又便多使了幾分力。頓時,鈴蘭只覺十指間鉆心絞痛。

        見鈴蘭逐漸扭曲的表情,默女反倒不急了,陰聲怪氣的又接著問道:“你說此事與三殿下無關?那既然無關,當時你又去麟云宮找三殿下做什么?別告訴我你是找三殿下去賞花的?”

        鈴蘭強忍著指骨間傳來的陣陣劇痛,硬咬著牙答道:“奴婢、奴婢當時、之所以會去麟云宮,是、是因四殿下、四殿下他平日只要一有事情、就、就去求三殿下幫忙,奴婢、這、這才自作主張更何況、三殿下根本不在宮中,奴婢根本、根本就沒有見到三殿下!”

        “骸不在宮中才最為可疑!麟云宮里說三殿下是出宮去辦王差,可宮中并無人知曉其去向。圣上而今正臥于病榻,此事真偽無從證實。我看三殿下就是假借出宮辦差之名掩人耳目,私下包藏禍心!”

        此話鈴蘭聽聞也怒,不滿道:“你我同是身為下人!如何這般妄議主子!”

        那審問的宮女聽了不禁一聲‘嗤’笑,她笑鈴蘭忘了自己眼下的處境,連自身都難保了,竟還不忘幫著別人說話。隨后,又向侍衛遞了個眼色,那兩名侍衛便又用力抽緊了夾棍的鐵索。

        此時,鈴蘭仿似聽見了指骨被楊木棍夾的‘喀吱’作響,指間火辣辣的痛感直錐心頭,額頭上滲出了涔涔的冷汗,汗水沁入了眼中模糊了視線。恍惚間,鈴蘭隱約聽默女又說了些什么,可只覺言語斷斷續續,分辨不仔細。

        畢竟十指連心,隨著指間的刑具越收越緊,鈴蘭終是忍受不住斷指骨見那似乎被碾碎一般的劇痛,凄厲的一聲慘叫,而后眼前一黑,暈了過去。    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
3地200期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