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者-> 都市言情-> 《味香》-> 第1483章 人選
第1483章 人選 作者:茶暖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19-08-19
  •     但既是愿意和,那自然得想了送質子的人選,此事秦叡泓知道他八成是不會被送出去的,但秦銘晟一天沒有發話確定質子人選,秦叡泓的心便始終不能安定下來。

        這般想著,秦叡泓便有些失神。

        而秦銘晟審視秦叡泓許久,開口道:“泓兒。”

        “兒臣在。”秦叡泓回過神來。

        “你怕不怕死。”秦銘晟瞇了瞇眼睛。

        秦叡泓心中發緊,但面上卻是一臉坦然,正是停止了腰桿,沖秦銘晟行禮道:“若是死的冤枉,死的無名,兒臣怕死,但若是為了大秦,為了父皇,兒臣不怕,萬死不辭。”

        萬死不辭。

        四個字,說的是鏗鏘有力,擲地有聲。

        秦叡泓原本就是模樣端正,有儒士的書生氣,更有鐵血男兒的豪氣,現如今說的這般大義凜然,越發顯得是鐵骨錚錚。

        “好,好!”

        秦銘晟連續說了兩個“好”字,臉上對秦叡泓的贊賞不言而喻,更是索性從龍椅上站了起來,伸手拍了拍秦叡泓的肩膀:“當真不愧是朕的兒子。”

        “父皇夸贊,兒臣愧不敢當。”秦叡泓自謙道,但心中越是越發有些緊張。

        這份緊張,直到秦銘晟開口道:“依你

        “父皇。”

        秦叡泓鄭重其事:“突夏蠻夷之國,根本不配與大秦國交換質子,但倘若真要交換質子的話,兒臣愿意前往。”

        “泓兒,你往后肩上的任務會更重,這等小事,讓旁人去也就是了。”秦銘晟道。

        如此,也就是說,他安全了。

        秦叡泓送了一口氣,但面上卻依舊是焦急無比:“可是父皇,突夏說要太子相換,兒臣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漫天要價,坐地還錢,朕豈能如此輕易答應了突夏所說的條件?”秦銘晟道:“此事朕心意已決,你不必再勸。”

        “泓兒,朕知道你一向宅心仁厚,更是不舍得讓弟弟們受苦,寧愿自己替他們承受,但你也要知曉,既是身為皇子,自然不是光錦衣玉食的享受,也得擔得起皇子應有的責任才成。”

        “此時,朕也并非是皇上,不過就是一個尋常父親,與你這個兒子說說話,你便說一說你的想法,朕聽一聽。”

        秦叡泓此時也就徹底的放下心來,只拱手朗聲道:“父皇,若是非要從幾個皇子之中選上一個的話,兒臣暫且沒有主意,只是微臣以為,無論選了誰,請父皇不要選六皇子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你且說說緣由。”秦銘晟道,嘴角掠過一抹似有似無的笑意。

        秦叡泓知道自己方才的話說對了,越發有了底氣:“六皇子最為年幼,身子更是不好,如何能受得了突夏那地方的嚴寒酷暑和長距離的舟車勞頓?”

        “更何況,六皇子患有心疾,時常犯病,突夏探得此事,必定會要求大秦換人,否則必定不會善罷甘休,與其到時候又生出許多風波來,不如一開始便避免這些。”

        “兒臣提議至此,望父皇允準,而其余的,還望父皇定奪。”

        秦叡泓說罷后,便閉了口。

        自然了,原因并非只有這些。

        因為先前俞氏之事,鬧得后宮不寧,而眾人的眼睛也都盯在這個事情上頭,倘若當真送了六皇子前去,只怕先前秦銘晟所做的功夫,皆是白費,皇后往后也是名聲盡損。

        且盧家往后,必定也會與他為仇,少了盧少業這么一個股肱之臣的話,秦叡泓到底是覺得有些可惜。

        索性后宮皇子多的是,不乏其生母身份低微,外祖家不會鬧事的皇子,為何不趁著這個時候,送出去一個往后享清福,順便賣給盧家一個人情,讓盧少業死心塌地的為他賣命呢?

        “言之有理。”秦銘晟點頭,看秦叡泓的目光中越發的多了幾分的贊許。

        不愧是他的兒子,到底是胸中有謀略的。

        “這兩日,我聽慧貴妃說,要尋一個外頭的大夫給六皇子看診,說是那人最是擅長疑難雜癥,興許能治好六皇子的心疾。”秦銘晟道。

        “如此,到是越發說明慧貴妃為人坦蕩,心中并無私念,如此母親必定能教導出品行端正的皇子。”秦叡泓趁機夸贊道。

        秦銘晟點頭:“正是如此,比著其他妃嬪的小心思,慧貴妃此舉當真是坦坦蕩蕩,如此,這質子人選,便從其余四位之中來選吧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一切,由父皇定奪。”秦叡泓行了一禮,嘴角微微上揚。

        秦銘晟此時并未明說,但他也是大約猜得出來會送誰了。

        三皇子,其生母不過只是宮中的一位歌姬,因為年輕貌美,當時秦銘晟酒后起了色心便寵幸了,就那一夜便讓這歌姬懷有身孕,生下了三皇子。

        而這歌姬呢,到底是婢女出身,沒什么見識,更是性子淺薄,以至于教出來的三皇子,也是性子魯莽,不喜讀書,只曉得成天的吃喝玩樂。

        這樣的人,即便長大,興許也只是一個成天花天酒地的閑散王爺,興許還要為皇家惹出許多事端來,到是不如送到突夏去,也好送走一個麻煩。

        能讓他為大秦盡忠,留下些許英明,已算是天大的恩賜了。

        秦叡泓心底里暗笑。

        秦銘晟和秦叡泓在尚陽宮的談話,第二日,盧少業便知道了個清楚。

        對此,盧少業也是些許的松了口氣。

        到底這父子兩個也不是糊涂的,知道該如何來做。

        與此同時,一起傳來消息的,是有關蠱醫,吳高毅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吳高毅已經聯系上,現如今已經在進京的路上,不日便能抵達京都,如此六皇子的病癥也就越發有了希望了。

        盧少業將所有的消息紙條盡數處理掉,這才出了書房,去尋沈香苗。

        尋了半晌,最后才在后花園里頭尋到了她。

        此時的沈香苗,正手里拿著小小的鏟子,不知道在挖些什么。

        “你在做什么?”盧少業走到她的旁邊,問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“嗯?”沈香苗顯然方才專心致志的,突然被盧少業這么背后一說話,頓時驚了一下,手中的小鏟子頓時滑了手,眼瞧著往腳上掉去。
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
3地200期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