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1章 顛覆 作者:一曲凌波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19-08-16
  •     “我都說了這么多,你還是一點好奇心都沒有么?”

        

        謝輕有點無力,她費了這么大勁兒,想讓羅頑頑主動探聽一下,可她就是不上道。

        “我不問你也要說的,不然你豈不是白費勁了?”

        羅頑頑說不上什么感覺,她這輩子的愿望就是不想跟她的親爹媽沾上關系,可是事與愿違,冥冥之中好像很多事情換了個方式,卻依舊避免不了朝著那個方向發展。

        眼前的表姐謝輕,是個很懂得分寸的人,卻也非常執著。

        不勉強自己,卻想盡辦法試圖勾起自己的好奇心。

        對于羅頑頑油鹽不進的態度,謝輕很是無奈。好消息是,她并沒有拒絕聽自己說這些。

        不去糾結不重要的事情,謝輕還是把她知道的,跟羅頑頑全盤托出。

        “東西我沒打開看,我帶回來了,打算交給你。”

        謝輕指了指被阿姨收拾出來,放在五斗櫥上面的一個紅木匣子,看起來有些年頭了,上頭雕刻著花紋。

        羅頑頑的視線轉過去,嘴巴動了動,但是沒起身去拿。

        “你打開看看吧,當年阿姨撇下你離開,是有不得已的苦衷,不是你以為的拋棄你回城享受榮華富貴。”

        很多話,謝輕覺得應該讓阿姨自己跟丸子解釋。

        從中立客觀的角度來看,謝輕覺得阿姨也是有錯,但不應該讓丸子認為自己是被生母拋棄的孩子,事實不是那樣的。

        雖然丸子現在長得很好,善良正直。但是謝輕感覺得出,她心里有傷,比她想象中更深的傷。

        和她想出越久,謝輕的初衷就越發生改變。

        原本她是受阿姨之托,想彌補過失。但現在,謝輕更多是想治好丸子心里的傷,那么可愛的妹妹,不應該心里有恨。

        放下內心的恨,她才能解脫,好好過自己的人生。不論她會不會選擇和生母相認。

        “呵……她有十年的時間,但她沒回來看過我。”

        羅頑頑笑得有點諷刺,豈止是十年?上輩子直到她出事,親媽也沒露過面呀。

        看羅頑頑這樣,謝輕心里難受極了。

        “丸子,阿姨她……現在是沒有人身自由的,她在坐牢。”

        說這話的時候,謝輕是深吸了一口氣,鼓足了勇氣才說出口的。

        想過千萬種可能性,羅頑頑唯獨沒想過自己的親媽不來找自己是因為身陷囹圄。

        這個意料之外的原因,讓羅頑頑渾身一震。

        “她……犯了什么罪?”

        有些艱澀的聲音,過了好半晌才從羅頑頑的嘴巴里發出來,她以為自己不在乎,卻不得不承認,她忍不住想知道前因后果。

        如果說,媽媽從來沒找過自己是因為來不了,那么她之前所有的怨恨,是不是顯得有些可笑?

        “阿姨她縱火致人死亡……”

        丸子的反應,比謝輕預計的冷靜不少,謝輕覺得既然開了口,就得把事情跟她說清楚。

        “縱火?”

        又一個沒想到,據羅頑頑所知的僅有了一點關于生母的訊息,都是說她是個知書達理的女性。這樣的人,怎么會犯罪呢?

        原本被羅頑頑擱置在內心深處的關于生母的諸多疑問,就像被謝輕打開了潘多拉魔盒一樣,一個接一個的往外冒,按都按不住。

        “嗯,阿姨八年前因為這個,被判入獄十五年。”

        謝輕語氣沉重,這里面的事情太過復雜,她以前因為太小而且常年在國外,并不知道內情。

        只知道阿姨這個事情當時在燕城很轟動,影響極大,所以當時的姻親謝家,也只是幫她請了最好的律師辯護,才免于一死。

        這里頭的諸多內情,謝輕也是最近才開始調查,因為時間過的有點久,所以還沒有什么進展。

        她想辦法跟阿姨取得過聯系,可阿姨也不肯講當年的實情,還請她幫忙取回東西,并且不要跟羅頑頑講關于她的事兒。

        不過,謝輕豈是走尋常路的人?

        她覺得這事兒不能阿姨一個人決定,起碼得讓羅頑頑知道,自己不是被親生母親拋棄的,她的媽媽還是愛她的,只是身不由己。

        被拋棄,和情非得已無法相認,這對當事人來說,根本就是兩種體驗。

        謝輕覺得,羅頑頑有知情的權利。

        知道了事實,她做什么選擇,謝輕都打算支持她。

        “所以,你先看看盒子里是什么吧,她當年回城是因為得了嚴重的抑郁癥,奚家把她強制帶了回去。羅叔應該是想讓她回城治病,所以才應了奚家人的要求,配合制造了阿姨病故的事情。奚家這樣做,就是怕你長大的去尋母吧。這是我猜的。”

        這些事情,都是謝輕問她父親,和調查后得到的資料。很多事情大概只有當事人才清楚。

        “可她怎么又會縱火呢?是因為生病的緣故嘛?如果是這樣的話,她不是不用負法律責任嗎?”

        羅頑頑對法律知道些皮毛,但是她在精神病院呆過,里頭有些被強制關押的病人是因為這個原因才被強制關押治療的,并不需要坐牢。

        “這個我問過我爸,他說當年若不是謝家請了律師出面,阿姨可能就被判死刑了。當年申請了精神鑒定,但是鑒定結果說阿姨尚未完全喪失辨認或者控制自己行為的能力,但因為她確實患有精神疾病,所以才從輕判決。”

        謝輕還有一句話沒說,其實她爸說這個鑒定可能存疑,因為當時奚素昕的病情特別嚴重,至于入獄后為什么病情穩定了,就是個謎團了。

        謝輕越調查阿姨當年的事,越覺得迷霧重重。

        她選擇跟丸子坦誠,一是覺得丸子有權利知道這些,二是寄希望于丸子能夠一起調查。

        之前丸子到燕城去幫李老頭查他中毒的事兒,就表現得極為出色。

        謝輕覺得,阿姨的事情,丸子說不定也能幫上忙。

        “死的那個人是誰?和她有過節?”

        若非如此,怎么會讓一個患有精神疾病的人坐牢呢?如果謝家不幫忙,是不是奚素昕早就死了?

        問題一個接著一個,羅頑頑知道她現在已經無法控制局面了。

        原來不知道也就罷了,現在謝輕告訴她的一切,已經超出了她原本的認知。

        她明知道追問下去,可能會讓她陷進去,但實在做不到不聞不問。

        這樣的顛覆是她從未想到過的,她生母奚素昕身上到底發生了些什么呢?
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
3地200期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