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者-> 都市言情-> 《八零年代女首富》-> 第四百九十三章 這種卑微是愛情的一種假象
第四百九十三章 這種卑微是愛情的一種假象 作者:青冥迦若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19-11-05
  •     “我本來是覺得,樊語因為我受傷,我去照顧她是應該的,可是樊誠攔住了我,說讓樊語安靜安靜,不讓我去打擾他。”

        趙雷鳴現在唯一的就是做到不欺瞞宋晴天。

        宋晴天有些心不在焉的說:“好吧,我知道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那,晴天,你去我的店里去

        “我現在心里還在擔心,想著我帶來的樣品重新加工以后怎么樣,如果恢復不到最初的顏色,怕是也不成。所以我要在這等著陳俊之的消息,就不去你店里了,等結果出來有了好消息再去。”

        “這樣也好,那你有什么需要的?或者需要我幫忙的?”

        “都沒有。”

        “那我陪你去外面走走,老想著事情也不是辦法,結果也不是一時半刻就知道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有些累,想休息休息。你有事情你先忙你的去。”

        趙雷鳴的話術根本不是宋晴天的對手,隨便幾句話就把他打發走了。

        宋晴天看著趙雷鳴失落的背影,不禁又氣又想笑,氣的是他純粹就是直男的屬性,一堆兒大實話,甚至愛的有些卑微,面對自己的時候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      他的誠懇,踏實,一心一意,感覺有點傻乎乎的讓宋晴天有些想笑。

        難道天下癡心漢子都是這樣的嗎?

        不由得,宋晴天就想到了前世,自己卑微的愛著趙庚舉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重生以后,卻是調了位置,趙雷鳴有些卑微的愛著自己。

        愛情面前,任何一方的卑微不但是不公平,而且會產生很多不穩定的感情因素。

        她有些莫名的悵然若失。

        靜靜的待在賓館的房間中過去了半個多小時,外面有敲門的聲音,她心頭一動,想著會不會是趙雷鳴來了,如果他知道自己心情不好,最好的做法就是來陪著自己。

        打開門就失落了,看到的是一臉職業笑容的女服務員,手里捧著一個盒子。

        “宋小姐,你好,這是一個姓趙的先生托我送給你的。”

        雖然沒有看到趙雷鳴的人,但是他托人送來禮物,還算是花了心思的。

        進到房間,打開盒子,里面是一個五彩繽紛的水果蛋糕,還有一張小卡片。

        卡片上面寫著簡短的內容,“我聽說甜食可以讓人心情愉悅,我希望你每天都開開心心。”

        莫名的一絲感動涌上心頭。

        她輕輕的嘗了一口蛋糕,一股濃濃的甜香味沁入肺腑。

        這時候,門外又傳來了敲門聲。

        打開門是個男服務員,兩手空空的站在門口。

        男服務員笑著說:“宋小姐,剛才送給你蛋糕的趙先生托我給你變個魔術。”

        “魔術?”

        這個趙雷鳴,剛才宋晴天還覺得他不懂風情,只知道傻乎乎的愛著自己,這前面剛送蛋糕,這下又變魔術,到底是出過國見過世面,這些浪漫的方法估計都是從國外學得吧。這個年代的男人,哪懂什么是浪漫。

        不過,宋晴天真心認為,如果是趙雷鳴在她面前變魔術,會讓她覺得更浪漫。

        男服務員說:“宋小姐,麻煩你配合一下,閉上眼,我數三二一,你再睜開眼,魔術就變好了。”

        雖然沒有什么期待感,宋晴天還是照實閉上眼。

        “三,二,一。”

        宋晴天聽到男服務員的口令喊完,就睜開眼看他變得什么魔術。

        眼睛睜開的瞬間,隨著一股濃郁的花香撲鼻,一束嬌艷的玫瑰在她面前綻放。

        男服務員正蹲在地上,雙手托著花束。

        原來是趙雷鳴借口變魔術給自己送花,女人都是天生喜歡鮮花,宋晴天也不例外,捧著鮮花開心的笑著。

        不由得自言自語說:“趙雷鳴,原來你不是真傻,還懂得浪漫。”

        “真的嗎?你開心就好。”

        怎么回事?是趙雷鳴的聲音,卻是從蹲著遞花束的男服務員口中說出來的。

        那“男服務員”爽朗的笑著,猛然站了起來,一張臉正是趙雷鳴的。

        他額頭冒著汗珠,一張臉充滿了甜蜜的笑意。

        顯然是因為他在短短的半小時內又去買蛋糕買鮮花,時間緊迫而溢出的汗水。

        當然,他的笑容可以看出來他覺得是值得的。

        “晴天,看到你開心,我真的很高興,我能為你做這些特別幸福。”

        宋晴天心中甜蜜激蕩,順著血液流淌到身體的每一個部位,眼角似乎有亮晶晶的東西一直閃動。

        這種甜蜜的感情暴擊,前世今生,宋晴天是第一次體會到。

        原來被愛的感覺是如此的幸福,浪漫的感覺是如此的美好。

        趙雷鳴再次輕聲說:“晴天,看到你開心,我心里真的好幸福。”

        那料道,宋晴天突然變了臉色,“你哪里學來的這些手段哄騙女孩子,差點上了你的當。”

        趙雷鳴像個做錯事的小孩,疑惑的看著宋晴天,方才還一副開心的樣子,怎么說變臉就變臉了?

        他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,開始語無倫次起來,“我,晴天,我,沒有用哄騙女孩啊,我從來沒有。我這是看外國人都這樣對愛人表達情意的,你不喜歡嗎?”

        宋晴天突然笑的直不起來腰,“我逗你玩的,我很開心。”

        趙雷鳴虛驚一場,長長的吐出一口氣。

        “晴天,你可是嚇死我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哼,就是要你擔心害怕,以后不準對其他女孩子這樣!”

        這是宋晴天第一次在趙雷鳴面前撒嬌,趙雷鳴頓時明白了宋晴天的意思,表示她接受了自己,只有愛一個人才有這樣的占有欲。

        瞬間,趙雷鳴只覺得空氣中都是蜜糖的味道,伴隨著玫瑰的花香,幸福感從身體的每一個毛孔鉆進身體。

        這一刻,如同漫步在云端,如同被美酒熏醉,整個世界都是鳥語花香。

        趙雷鳴不由得輕輕把宋晴天攔在懷里,口中喃喃自語:“晴天,我是在做夢嗎?這樣的夢真的很美,很美,我一輩子都不想醒過來。”

        宋晴天羞愧的把腦袋靠在趙雷鳴的懷中,寬闊厚實的胸膛讓她感覺到非常的踏實。

        時間仿佛凝固在這一刻,兩個人的世界沉浸在無窮無盡的甜蜜夢境之中。

        “嘻嘻嘻……”

        一聲歡笑打破了沉醉在幸福中的兩個人。

        二人順著笑聲的方向一瞧,原來是剛才趙雷鳴找來幫忙的那對男女服務員,正朝著他們聚精會神的看過來。

        宋晴天面色紅的像熟透的蘋果,心臟撲通撲通的直跳,閃身進到房間,羞澀的把們關上。

        “喂,晴天,你怎么把我關在外面了。”

        那對男女服務員的笑聲越發的響亮了。

        幾分鐘以后,宋晴天恢復如初,才開了門,讓趙雷鳴進到房間。

        因為激動二人都覺得口渴,分別喝了一杯水之后,趙雷鳴首先開了口。

        “晴天,自從那天對我的態度有些變化,我就感覺到你心里肯定有對我不滿意的地方,可是我又不敢問你是什么,在我眼里,你就是高高在上的女神,是不可褻瀆的仙子,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做才能讓你開心,我只能竭盡全力的做好自己。

        我急于在毓華姐和你面前表現自己的能力,根本沒有去找分析問題的重點,冒失魯莽的來到廣州,發現自己的是一場沒有理智的行為,結果沒有解決掉問題。

        我知道你嘴上說是為了毓華姐的損失,心里卻是為了我。如果這件事我處理的不好,毓華姐的生意受到重大損失,我的那些進衣服的客戶知道這件事,也會離我而去,謝謝你親自來一趟廣州。

        通過這件事,我發現了自己很多的缺點,發現很多不如你的地方,你放心,我一定好好改正自己的缺點,遇到事請三思而行。

        還有,樊語的事情我一定會解決好的。”

        宋晴天笑道:“你明白我的心思就好,你一直幫我,我幫你一次也是無可厚非的。至于樊語的事情,從客觀的角度想,那是因為你優秀才有更多人喜歡你,從自私的角度來說,我真不想你和其他的女生有任何情感糾葛,從道義的角度來說,樊語對你至情至性,你去照顧她也是應當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晴天,你真的這么想的?你真好。”

        宋晴天臉上一轉,“你是不是現在想去照顧樊語?”

        趙雷鳴擺著手說:“不,不,我不是那個意思,我意思是你能這樣的看的通透,理解我,我真的很開心。”

        宋晴天吐了一口氣,“說你傻,有時候真傻,說你笨,還懂得哄女孩子開心,唉……”

        趙雷鳴覺得這聲嘆氣是如此美妙,因為宋晴天這是吐露的心聲。

        “晴天,自始至終,我都覺得你太好,好的我都無法和你相提并論,和你不般配,我一直在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好更強,以后有更大的能力保護你。從今以后,我會更加的努力,讓你看到一個不一樣的趙雷鳴。”

        “好,我好奇的是,為什么是從今以后才更加努力?”

        “因為今天我才知道你的心。”

        “看來你以前不知道我的心思,就不努力改變自己了。”

        趙雷鳴又著急了,“不,不是這個意思,我一直都很努力的。”

        宋晴天又嘆了一口氣,“這么傻哦,逗你玩開玩笑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就好,就好。”趙雷鳴不禁憨厚的笑了。

        這一瞬間,宋晴天突然覺得,趙雷鳴愛她不是卑微,而是無私。

        趙雷鳴只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小青年,而她的靈魂中有40年的人情世故和工作經驗,有超前的意識和對未來的先知先覺,不但是趙雷鳴面對自己有自卑感,換做任何一個這個年代的男人,在她面前都是一樣的。

        趙雷鳴的卑微是正常的體現。

        其實,這種卑微,是一種本能的對心上人的溺愛。

        一個人愛著另外一個人,只有無怨無悔,全心全意的,才會表現出來這種假象的“卑微”。

        有這樣的人對自己,還有什么可求的?

        宋晴天從來沒有感覺到在情感上有這樣的滿足感。
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
3地200期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