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者-> 穿越架空-> 《穿越養娃日常》-> 229 一步錯步步錯
229 一步錯步步錯 作者:臻善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19-11-06
  •     李和輝

        良久后,李和輝開口,他嗓音喑啞干澀,身體都有些僵直,“翩翩。”

        翩翩像是被嚇著了,身體不受控制一抖。她如同受驚的小獸一樣,往車廂里邊縮了縮,這才遲疑又警惕的看著李和輝,“叫我做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今天這事兒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今天什么事兒?今天什么都沒發生,今天所有的這些都是你的幻覺……你都忘了,都忘了好不好?”翩翩語速越來越快,聲音卻越來越低,她語氣中也帶著自己都沒有發覺的懇切和忐忑。她心慌慌的,語無倫次,都不知道自己說了些什么。

        她瀲滟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著李和輝,眸中有倉皇有無助,還有掩飾不住的羞恥和狼狽。漸漸的,那明亮的眸子中蘊出水霧,舒爾就變成淚珠,一不留神就從眼睛中跑了出來。

        李和輝只覺得心痛如絞,不止是因為翩翩抗拒的神態,還有她避之不及的態度中所透漏出來的訊息。她對他全然無意,是以才這般要和他撇清關系。

        但是,這卻是他如今唯一可以爭取的機會,也是他距離她最近的一次。即便如此做有些趁人之危,委實愧對君子的名聲,但非常時刻行非常之事……

        李和輝心思電轉,心里隱隱有了決定。

        “翩翩,你該曉得,今日之事不是我不想,我不承認,便可以當做沒發生過。當時溪流邊仆人眾多,難免不會有人說閑話,將此事透漏出去……”

        翩翩都顧不上掉眼淚了,她被李和輝說的這個事情嚇壞了。

        對啊,不管她再怎么掩耳盜鈴,但現實卻不會因為她的自欺欺人而改變。

        她封了李和輝的口又如何?當時溪流邊確實有好幾個仆婦。大小丫鬟和粗使婆子加起來,足有七八個,她能封得了一人的口,難道還能將所有人的嘴都封住么?

        想到這里,翩翩更想哭了。

        才覺得死里逃生,她滿心歡喜。可如果那事兒經由那些婆子丫鬟的嘴傳出來,不知道被穿成什么樣子。若是她成了眾人口中不顧名節、攀附李和輝的無恥姑娘,這不僅是她自己的恥辱,還會帶累家中的門風。說不定還會因此牽連到長樂和小魚兒今后的婚事……有她這樣一個“不知廉恥”的小姑姑,徐家的門風壞透了,這樣的人家中出來的姑娘,誰會看得上?

        翩翩眼淚掉的更兇了。

        她真覺得自己現在不如死了干凈。

        死了什么事情都一了百了了,即便有人想拿她做筏子攻訐二哥,也無話可說。畢竟死者為大,人都沒了,還有什么可計較的?

        翩翩一時間真想一死了之,但死這個字,說起來容易,做起來難。

        更何況嫂嫂還曾耳提面命的教育過她們要惜命。人這一生時間有限,活過這輩子,不知道還有沒有下輩子,所以更該珍惜。因而不管遇到什么過不去的坎兒,都不能產生輕生的念頭。

        死不能解決問題,只會讓親者痛仇者快……別以為走到絕境了就想一死了之,說不得再堅持堅持,再努力想想解決的辦法,就能柳暗花明呢?

        翩翩眼淚掉的越發兇了,她也不想死啊。但是她名節有損這事兒,根本沒有解決之道啊。

        即便柯柯母親會第一時間約束下人,讓流言不得外傳。但防民之口甚于防川,那消息遲早有一日會爆出來。

        翩翩心亂如麻,當真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
        李和輝看她六神無主,焦灼慌亂的像只被人逼入絕境的小鹿,心中憐惜之意更盛。但是,他還是不想放棄這天賜的機會。錯過了這次,許是這輩子都無緣了。

        念及此,李和輝一邊唾罵自己當真不是仁人君子,一邊又心情忐忑的給翩翩出主意,“我……對不住你。若你有意,我是說……”

        那幾個字斟酌來斟酌去,李和輝終究說不出來。翩翩聽的心焦,不由微微前傾了身子問他,“說什么?你別吞吞吐吐的,你直接說完不好么?”

        李和輝深呼吸一口氣道,“我是說,既然是我冒犯了你,后果我愿意承擔。翩翩,我今年二十有二,未婚無子,身邊身邊也沒有伺候的人。若你,若你覺得我勉強還可以托付終身,稍后回府我讓祖母派人去提親。”

        終于說完這些肺腑之言,李和輝狠狠松了口氣。但他的心情還是忐忑的,還是焦灼的,他捏緊的拳頭中全是汗水,他怕她會拒絕。

        翩翩聞言先是沒反應過來李和輝說的什么意思,反應過來后,她只覺得耳邊轟隆一聲炸響,頓時整張面頰漲紅的要滴出血來。

        翩翩雙手捂臉,又是羞又是氣,又是震驚又是狼狽,可在這些之外,她心底深處竟還有著淡淡的甜蜜。只是那甜蜜被埋在最底層,一時半會根本引不起她的注意。

        翩翩現在只感覺無地自容。

        李和輝救了她,卻要賠上他自己的親事。說什么“冒犯了她,愿意承擔后果”,她是那種恩將仇報的人么?

        這種施舍來的婚姻她不想要,她也不想因為李和輝的心善,讓他后悔終身。

        他不是真心娶她,只是逼不得已,為了保全她的名聲,才想出這下下之策。

        她應該高興的,最起碼他是負責之人,可她又氣又想哭——他把自己當成什么人了?難不成她是會為了自己脫困,拖人下水的滿心惡毒的姑娘么?

        這種沒有節操沒有底線的事情,她不會做的。

        她徐翩翩有的是骨氣,即便真的自己被千夫所指,也不愿意再牽連無辜的人。

        翩翩抬起頭,吸了吸鼻子,“李大哥你不用這么為難,我不會嫁給你的。你救了我,是我的恩人,我不能恩將仇報,再把你拖到泥潭中。失足落水是我不小心,后果我該自己承擔。你做了善事,我卻不能讓你食了惡果。李大哥一片好心我收到了,但婚姻之事切勿再提。徐翩翩縱使落的萬劫不復的下場,也不能牽連無辜的人。”

        李和輝:……他已經完全說不出話來了。

        眼見著李和輝蹙著眉頭,似乎有些不認同她這話,翩翩又努力忽略掉心中的異樣,緩緩說,“再來,如今事情剛發生,還沒壞到最糟糕的情況。我回府后將此事說給嫂嫂和二哥聽,說不得他們有辦法幫我善后呢。”

        “李大哥心情仁善,想幫我一把,但我不能當白眼狼,壞了你的終身幸福。方才那話李大哥日后萬萬不要再提了,不然日后過門的嫂嫂知道了,怕要對我橫眉冷目了。”

        李和輝想說,那里來的嫂嫂,可這話他說不出口。翩翩明擺著情竇未開,此時他就是說破嘴,她也不會答應。更何況小姑娘看著性子驕矜,卻知情達理,通脫明白,她不愿牽連他,乃是覬覦恩情道義。倒是他,一步錯步步錯,若是剛才不隱晦的提及,因為看了不該看的要對她負責,反倒直接表白心意,翩翩受次沖擊,未嘗不會答應下來。

        可惜,時機一旦錯過就難再來,他后悔也無用。

        只是不知現在再反悔說,是因為心慕她,才想結秦晉之好,會不會讓翩翩改變主意?

        李和輝還在斟酌這個計劃的可能性,外邊卻傳來車夫響亮的吆喝聲,“兩位客人,柳樹胡同到了。”

        翩翩三兩步進了家門,將李和輝丟給家里的管家招呼,她就徑直跑到后院去找瑾娘了。

        今日徐二郎休沐,難得有空閑時間,此時正在院子中的兩株薔薇花樹下忙活,要給瑾娘搭一個秋千。

        瑾娘一邊念叨著,她都是兩個孩子的娘了,還玩這些小孩子的玩具,說出去讓人笑話。可說一套做一套,她此時比誰都熱情亢奮。徐二郎拿著繩子和木板忙活,她則在一邊指手畫腳。不時提出幾個不切實際的建議,惹來徐二郎悶悶的嘲笑。

        瑾娘佯作沒看見他揶揄的模樣,繼續吩咐丫鬟們趕緊做出幾個墊子來,到時候鋪在秋千上蕩秋千肯定舒服極了。長樂和小魚兒在一邊捧場,這個說“還是嬸嬸想的周到”,那個說,“我娘真會玩”。還有個榮哥兒見這么多人,現場如此熱鬧,忍不住“娘,娘”的叫喚出聲。小孩子嫩嫩的聲音奶聲奶氣的,聽得人心中柔軟,長樂和小魚兒顧不得吹彩虹屁,趕緊跑到榮哥兒跟前,逗她喊“姐姐”。

        也就是這個時候,翩翩一溜小跑進了翠柏苑。

        院子里都靜了兩秒,還是瑾娘訝異的先回過神,“翩翩,怎么現在回來了?走和嫂嫂去屋里,看你一身汗,熱壞了吧?青禾,快些弄些涼茶來讓翩翩喝點解暑。”

        徐二郎看著妹妹魂不守舍的,也放下手中忙碌的活計,招呼翩翩說,“先去花廳。”又囑咐長樂和小魚兒,“你們倆個照顧榮哥兒。”

        長樂和小魚兒原本想跟著去花廳的,但是二叔/爹爹既然都這么說了,兩人自然只能先承擔起照顧榮哥兒的責任。

        不過倆小人卻憂心匆匆的,不知為何心里總覺得有事兒發生了。若不然,小姑姑不至于冷不丁就從京郊別莊回來,她可是在柯柯家做客呢,那有一聲招呼不打就跑回家的?而且小姑姑身邊還沒有一個丫鬟,這情況真是怎么看都覺得不對勁。

        但這事兒明顯不是小孩子該知道的,所以她們兩個就被摒棄在外邊了。

        長樂嘆口氣,小魚兒跟著嘆口氣。姐妹兩個生無可戀的對視一眼,認命的去領榮哥兒玩耍了。

        花廳中,翩翩已經三言兩語將今天發生的事情說了。

        她垂著腦袋,腳尖無意識的在地上滑啊滑,小手還絞著衣襟,一副忐忑又無助的模樣。

        瑾娘見狀真是心疼壞了,她忍不住又將萬惡的封建殘余怒罵了一遍。憑什么女孩子被人看了去就沒活路可走?姑娘又不是自愿走光的,怎么就要被人唾罵嫌棄了呢?

        瑾娘氣的不要不要的,一邊氣還一邊安撫翩翩,“沒什么大不了的,這事兒有我和你二哥呢,稍后我就寫封信讓人送去柯家,再不濟我親自跑一趟也行。就是求,也要讓柯夫人把這事兒壓下來,保證不會傳出一星半點的風聲,讓你的名聲有瑕。”

        翩翩落寞的說,“我不怕自己的名聲壞了,我就把因為我,再連累了家里,再連累了長樂和小魚兒。”

        瑾娘聞言就笑了,“你小人家家的,想的還挺多。你放心,就是這事兒真被人傳出來,三兩年也就過去了。京城每天大小熱鬧數不勝數,誰有時間整天記著你出丑的事兒。再就是長樂和小魚兒,她們如今且小呢,就是說親,也要七八年后。那事兒你這事情早就成過往云煙了,誰沒事兒還揪著不放?你就把心放回肚子里,別想這些有的沒的了。”

        翩翩聞言略略放心,覺得心情總算沒那么沉重了。

        瑾娘見她心情好轉,才又問,“你說你是被李和輝李大人救了?是他送你去了和仁坊,如今又是他送你歸家?”

        翩翩后知后覺的陡然紅了臉,遲疑的點了點頭。她張了張嘴,到底是糾結的把馬車中李和輝“求親”的話說了。

        這次不單是瑾娘挑眉了,就是徐二郎,眉頭都狠狠跳了兩下。兩人互相對視一眼,彼此眼中閃過明白的信息:這不對勁。

        瑾娘循循善誘,讓翩翩吧事情說的更清楚些。翩翩面紅耳赤的把所有都交代了,甚至連自己那時候是如何應對的,都吐露的一清二楚。

        瑾娘聞言總算確認了,李和輝對他們家翩翩百分之百有意思,這大尾巴狼這是想趁人之危,把他們家翩翩叼回自己的窩呢。

        這可真是……想得美!!

        瑾娘狠狠瞪了徐二郎兩下,眸中的意思非常明白:看你都結交的什么“正人君子”!看起來倒是挺光風霽月的,可實際上辦的那叫人事么?竟然還敢騙婚,還想老牛吃嫩草,他做夢!!

        :。:
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
3地200期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