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章 溯 作者:燕北遠江南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19-11-06
  •     調換鳳凰真體之事無果,一眾妖怪只得回鳳陽的居所稍作休整,以圖后續之事。

        原本懷薇一行打算就此告別,但鳳陽極力挽留,因丹**山每年都要舉辦一場音樂節,就在明日,且異常盛大,傾盡鳳凰全族之力策劃,所有鳳凰都會參加,屆時會有許多精彩的節目,鳳陽還將親身表演,于是盛邀懷薇他們務必盤桓數日,親身參與鳳凰一族的盛會。

        盛情難卻,鳳凰一族的音樂節極為隱蔽,鮮有外族參與,機會難得,且只是聽說過鳳凰鳴聲悅耳,還未聽過鳳凰的歌聲,于是懷薇一行打算暫且留下,參加過音樂節后再做打算。

        聽聞懷薇一行接受邀請,決定留下來,鳳陽欣喜非常,與鳳界準備相關事宜去了。

        鳳陽他們一離開,懷薇就發問:“當時你怎么那么肯定小甲能助我緩解真火灼燒之痛?”

        “幽曾聽顧先生提及吾神往事,得知吾神魂體原形竟為蛇尾,情況緊急,只能做出大膽猜測,冒險一試,所幸救得吾神。僭越之處,還望吾神恕罪。”半幽當即半跪請罪。

        “這事怎么沒聽你跟我提起過?還有,你是什么時候跟他說的?”懷薇質問顧識。

        “這有什么好說的,我以為你知道啊,難道你自己什么樣,你自己不清楚嗎?”顧識覺得自己簡直比竇娥還冤,又說起半幽的事,“至于半先生,他主動來找我說要了解你的事,那我以為沒什么干系,不得已就說了嘛。就是那只被丟進無間煉獄的鬼到你家鬧事那天。你也知道,那天那么亂,后來又是一堆事,我哪有功夫跟你講這事,所以能怪我嗎?”

        半幽站出來承認錯誤,只見他緩緩低頭將事情攬到自己身上:“顧先生是受幽所迫。”

        “其實也不能完全怪半先生,我也有一點責任。你又沒跟我說要對你過去的事保密,那我可不就有什么說什么了。”顧識見半幽如此仗義,他自然也不能太落后,于是開始辯解。

        懷薇見他們倆一唱一和,兄友弟恭的,和諧得很,反倒是她成了那個不講道理的犯錯者。

        “說夠了嗎?還沒完了?”懷薇無名火起,壓抑著火氣支使半幽,“帶他們出去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是。”半幽似乎愣了一下兒,也只是片刻,如果不細究根本發現不了,而后執行指令。

        顧識等半幽他們一離開,就迫不及待地問懷薇道:“阿薇,你為什么支開半先生和小甲?難道那件事真的很隱秘嗎?那我之前是不是說漏嘴了?要緊嗎?我現在糾正還來得及嗎?”

        “說都說了,現在改口就是欲蓋彌彰,無事無補,完全沒必要。”懷薇沒再糾結于說與不說的問題,而是問起她最關心的事,“你當時見到我的時候,我是什么樣子的,詳細說說。”

        “阿薇,你是真的不記得了?不會吧?會不會是那個什么失魂癥啊?”顧識覺得有些不可思議,畢竟那是懷薇自己的事情,她居然一無所知,但見懷薇不耐煩地瞪他,到了嘴邊的那些絮叨盡數收了回去,只得將當時的情況又仔仔細細地跟她說一遍,“我遇見你的時候,你就是很虛弱的樣子,就一副魂體,長著蛇的尾巴,挺長的,大約有五六米吧,還是金色的。我當時就說了一句‘你怎么了’,然后你‘噌’地一下就到我的本體里來了,倒把我嚇了一跳。之后我跟你說話,你也不搭理我,要趕你走,又沒忍心,你就那么靜靜地帶著,一動不動。后來情況漸漸好轉,會動會說話了,就是

        “我的蛇尾上有沒有什么標記?”懷薇聽完后,若有所思,接著繼續深究。

        “標記?我怎么知道?當時我就看了一眼,后來你就收起來了。”顧識又認真想了想,而后忽然“啊”了一聲,說,“不過你那時候眼睛是藍色的,帶著一點點紅,看著有些可怕。”

        “藍紅色?妖魔鬼怪的瞳色各異,這不奇怪。”懷薇不以為意,覺得沒什么可大驚小怪。

        “不是,不是瞳色,是你的眼睛,整只眼睛,連同眼白的部分也是藍色的。”顧識急忙糾正,覺得光用語言根本無法達到出他想要的效果,還捎帶上動作,用手自戳自己的眼睛。

        “行了行了,知道了,你可以放下了,再戳要瞎了。”懷薇阻止顧識愚蠢的自殘行為,同時覺得異常困惑,“人身蛇尾,據我所知,只有女媧一族是這樣的形態。但也沒聽說過她們的尾巴是金色的,還有藍眼,妖魔鬼怪神中,沒有一族,有如此奇怪的特征。”

        顧識深感詫異,于是忍不住連連發問:“阿薇,你連自己是什么種族都不知道嗎?難道你是從小被拋棄的嗎?那你還記得你小時候的事情嗎?你有家人嗎?親戚朋友呢?”

        懷薇露出苦惱的神情,細細回憶那些距今過于遙遠的往事:“我以為我是人。我的神魂你剛才不是見過?難道不是人行?至于小時候的事,我的記憶的確有些模糊,畢竟時間已經過去太久了,那都是幾萬年前的事了,誰沒事去記那些事情?我一直都在盤古山上住著,好像醒來就在那兒了。至于父母親友,我沒有記憶。可我的術法不是水屬,神魂怎么會是呢?”

        “幾萬年?那你就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的出身嗎?沒有試著去找找自己的來歷?”顧識覺得懷薇的經歷極其不可思議,而且在今天之前他都沒有察覺到懷薇有失去記憶的情況。

        懷薇理所當然地回答道:“當年我的日子過得極為逍遙,奇怪的是,從來沒有想過探明出身,也從來沒有誰提起過這件事。久而久之,我自己也就忘了,仿佛天生天養一般。”

        “盤古山上妖怪總有吧?那你就沒有問問跟你待在一起的那些妖怪們?或許他們知道你的來歷呢?難道他們就一次都沒有說起過嗎?”顧識提出一個自以為相當中肯的建議。

        “提過,無數次。”懷薇一臉無奈地瞥了顧識一眼,有氣無力地回答了他的問題。

        顧識一聽到肯定答案,說話的語氣瞬間飄了起來,得瑟道:“那不就得了,旁觀者清嘛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他們說的是我到盤古山時的情形,因為我的出場方式太過絢爛,所以他們記憶深刻,以至于一有機會,就在我跟前夸張地復述當時的場面。”懷薇說到這兒,仍沒有通達的感覺。

        “什么場景?說說看嘛。”顧識盡量讓自己不要流露出探聽八卦的急迫感,但收效甚微。

        “神話故事聽過嗎?大致就是那種場景,什么天降祥瑞,紫氣東來,金光閃耀,千里焦土之類的吧。”懷薇懶得詳細描述那個半真半假,多半是穿鑿附會的畫面,只是敷衍一說。

        聽到最后一個詞的顧識發問:“千里焦土?阿薇,那是魔王出世吧?你確定沒記錯嗎?”

        “哦,那可能是我說錯了。反正都差不多,就是那種很炫酷的感覺。”懷薇不以為然。

        顧識被懷薇無所謂的態度氣得夠嗆,聲音拔高了一個度,吼她:“阿薇,你認真一點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不記得了,讓我怎么說?”懷薇露出委屈的神色,好像被顧識給嚇到了。

        “慢慢想,不急。”剛強硬了一秒鐘的顧識見此,板起的臉瞬間就垮了,輕聲細語地哄到,“阿薇,要是一時之間想不起來,我們去吃點東西吧。折騰了這么久,攻略還沒走完呢。”

        顧識揚揚手機,準備采用對懷薇來說最有效的美食療法。

        果然,話剛剛說完,那個上一刻還顯得情緒低落的小可憐已經在門外招呼顧識快點了。

        經過粗略的篩選,懷薇決定先去嘗嘗當地最有特色的老友粉,再來一屜粉餃。

        “正宗!太正宗了!又酸又辣,后勁十足!”懷薇忙不迭地吸溜米粉,還要抽空贊幾句。

        美食可以治愈一切的低落,這話說得極為有理,至少對于懷薇來說,確實如此。

        不遠處,半幽也在這條街,但他看見了懷薇,懷薇他們卻并沒有注意到他。

        “幽大人,我們為什么不去跟薇姐姐一塊兒吃呢?多熱鬧啊。”玄甲皺眉,疑惑不解。

        半幽目不轉睛地低聲回答:“吾神吃得開心,暫時別去打擾,免得攪了吾神的興致。”

        “為什么?大家可一起吃啊,我又不說話。”玄甲看看半幽,又看看懷薇,忽然靈光一閃,“哦,我知道了,肯定是幽大人你不小心惹薇姐姐生氣了,對不對?沒關系的,薇姐姐這么好,你誠心誠意地跟她道歉,她會原諒你的。幽大人,要勇于承認錯誤,要勇敢哦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是,我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,吾神不會原諒我的。”半幽的情緒有些低落。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
3地200期走势图